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天才相士 第1046章 绑票风波 上

发布时间:2020-01-17 00:26:25

天才相士 第1046章 绑票风波 上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李嘉程和李秋水被绑架之前乘坐的车辆周围,如今已是人山人海。虽然周围被瞥察拉起了长长的譬戒线,但还是有无数人不停的朝前挤个没完,更是不断的拿着手中的和照相机,疯狂拍摄不停,不断的将事情转发到络,或者是发给各家媒体

即李嘉程儿子被绑架之后,这位华人首富和他的孙女如今居然也被人绑架,这事情和石破天惊又有什么区别!可以説不单单是港岛,全世界的目光如今恐怕都已经汇聚到了港岛。

“怎么来了这么多人”望着四下拥挤的人群,林白不禁缓缓摇头,这天底下果然还是看热闹的人居多,但当他的双眼看到人群中某些事物后,脸上露出不悦之色,沉声道:“那些枉生了一幅炎黄子孙皮囊,却长着一颗奴颜婢膝之心的狗腿子怎么也过来了”

听到林白这话,吴清风也是不禁轻叹了口气,扯了扯林白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发作。

如今张三疯出了那样诡异的情况,李嘉程和李秋水又生死未卜。在这节骨眼上,虽然林白万分看不惯这些宵xiǎo之辈,但也不愿和他们多生枝节,耽误了正事。朝那群黄皮白心的狗腿子扫了眼后,跟在吴清风身后,挤开人群,朝着出事的地diǎn走了过去。

“吴老,您老人家过来了,赶快里面请。”看到吴清风的身影后,一名肩上扛着譬督衔的譬察脸上顿时露出喜色,和他握了握手后,朝四下看了眼,压低声音道:“李首富和他孙女怎么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们收没收到绑匪提出的条件”

吴清风摇了摇头,叹息道:“暂时还没人联系我们,我过来也是想弄清楚事情的原委。这边挤了这么多人,还能够保持现场不被人破坏,多谢陈警督了。”

“都是份内的事情,吴老客气了。等李首富有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们警方。”陈警督原本以为能从吴清风口中得知些事情的原委,如今听闻吴清风也不知内情,不禁叹了口气,然后有些诧异的望着吴清风身后的林白,道:“这位年轻人是吴老您的高徒,还是”

陈警督久在港岛,和李嘉程、吴清风联系也颇多,对他们身边的人也比较清楚,但是他看林白却是面生的紧。在他看来,以林白的年纪,而且还能跟随吴清风才此处,身份显然极为特殊。要么是李首富家中孙女的东床快婿,要么就是吴清风的高徒,而后者的可能性最大。

“我可当不起林xiǎo友的师父。这位是林白,是我们请来的危险问题应对专家,专门协助我们来处理这次事件,看能不能解决危机。”吴清风闻言连连摆手,但他也知道不能暴露林白的身份,随便敷衍了一句后,岔开话题道:“陈警督,你们在现场有什么收获么”

“这群绑匪估计是惯犯,下手超乎寻常的利落,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指纹、足迹等有用信息。”陈警督缓缓摇头,有些诧异的朝林白看了眼,他着实不明白危险问题应对专家是个什么来历,但碍于吴清风的身份,还是客客气气道:“不知道这位李先生怎么看这件事情”

“他们既然这么干了,就是打算找死。”林白老实不客气,面色平静,淡淡道。

听到林白这话,陈警督不禁哑然。这年轻人説话的口气哪里像是什么危险问题应对专家,倒有几分像喊打喊杀的强盗,也亏得他是跟吴清风一起过来的。不然的话,这话一説出来,恐怕自己就要把他带到审讯室,去好好问话一番,看能不能掏出来http://92ks/14748/什么消息。

“陈警督,那我们就先去现场看看。”吴清风知道林白心情烦闷,冲陈警督陪了个笑脸后,朝着侧翻倒在地上的车子走去,一双眼睛在地上逡巡不断,希望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诚如陈警督所言,地面果然是超乎寻常的干净,足见这些绑匪都是手脚利索之辈,而且明显都是惯犯,不然的话,断然不可能将现场处置的这么好。

望着空无一物的地面,林白眉头不禁皱起。从游艇上回来后,因为担忧张三疯的情况,而且又跟李秋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也不好意思再把神念放在那xiǎo妮子身上。但却没想到,神念刚从她身上抽出,竟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今完全无法探寻她的下落。

“饭桶,港府无能!”就在林白皱眉思忖,不断推衍之际,人群中却是突然传来一阵阵的暄嚣声,那些扛着米字旗的宵xiǎo竟然像打了鸡血一样,朝着警戒线冲了过来,挥舞着胳膊,不断高呼:“港府无能,治安无能,无法保证公民安全,强烈。”

有了开头,就有第二个呼应的人。一时间场内暄嚣不停,那些宵xiǎo鼠辈就像是屎壳郎闻到了粪臭味一样,不断的和周围的警察推推搡搡,时不时更是有人在那呼喊让港岛回归以前。

看到他们这些人的模样,周围的那些也顾不得拍摄绑架现场,而是将镜头对准了他们这些人。当看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们身上后,这些人更是变得愈发癫狂起来。胳膊挥舞不停,林白甚至看到有些鼠辈竟然把拳头都砸到周围那些拦阻的警察身上。

瞎搅合!这些王八蛋怎么在这节骨眼上闹起来了!看着眼前的闹剧,陈警督心中暗骂不止,他不停的摆手,示意场内诸人安静。但此时此刻,哪里还有人听他的,那些鼠辈一股脑的聚集到了他身边,推推搡搡,看那些人的架势似乎只要一言不合,就要恶拳相向。

看着这些人的丑恶嘴脸,林白刚想发作,但眼角余光却是突然扫到在警戒线一侧的下水道井盖旁,有一抹柔和的光芒乍现。看到这光芒后,林白心中一喜,知道事情有门儿了。

可他刚往前走出几步,却是兜头有一只脚朝着那抹淡淡光芒处跺了下去。林白抬头一看,只见那人恰好也盯着自己,而且脸上满是阴谋得逞的笑意。

看到这抹笑容,林白心中一瘭,顿时想起了自己当初港岛时候,想要用阴煞侵袭这些人心智,却无功而返的事情。之前的事情,再和如今的事情放在一块,林白顿时明悟,这些王八蛋恐怕和绑架李嘉程、陷害李秋水的那些人是一伙儿的!

但是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他们又有什么利益。难道绑架一个李嘉程就真能让港岛换天不成!但此时此刻,那人的大脚已经快要落到下水道井盖处,林白哪里还能去想那么多,没有任何犹豫,箭步朝前一蹿,然后膝盖猛然抬起,直接dǐng在那人的肚子上。

林白这横练的身段,哪里是这种只会摇旗呐喊的鼠辈所能比拟的。一个提膝撞出,那人的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般,斜斜的朝人群中跌落而去,嘴角抽搐一下,流出一抹血丝后,白眼一翻,顿时不省人事,显然是被林白这提膝给撞得五脏错位,昏厥过去。

差diǎn儿让这鼠辈坏了自己的大事!林白抬手将下水道井盖处那朝外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珍珠捡起后,在身上擦了擦,然后阴霾密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笑意。

但当他回过神之后,却发现场内此时寂静一片,那些原本不断在摇旗呐喊的鼠辈,此时正怔怔的望着他,神情惊疑不定,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林白瘦削的身躯中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量。

“警察动手打人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人群中又有人大声暄嚣起来,挥拳高呼不止,“港府不作为,治安不作为,不去追查绑架的元凶,反而殴打的人群!”

一声落下,附和声顿起,就连那些围观的普通民众都有人加入了这些宵xiǎo的队伍。这些人哪里知道林白的身份,见他能进入警戒线,只以为是什么便衣警察。警民冲突,警察对民众施以重手,甚至将人直接打晕过去,这着实叫他们无法接受。

不仅仅是这些人,就连陈警督神情变得都有些不悦起来,望向林白和吴清风的目光中满是责备之意。这些人闹就让他们闹,就算再折腾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但是如今你这一动手打人,却是触碰到了底线,甚至这些人直接把脏水泼到他们警察身上,还怎么去洗清。

“严惩打人凶手!港府下台!”人群中怒吼声一句接着一句,不少人在那阴阳怪气的讽刺不停,“你们抓不到绑匪,只敢把气撒在普通民众身上,算什么事情!”

陈警督闻言面色青白变幻不断,他想要辩驳这些人,但根本想不出反驳的词汇。这些人也着实没有説错,犯罪现场如今根本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绑匪和李嘉程他们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根本无从查起,又出了林白打人这事儿,恐怕有一百张嘴都説不清楚了

“!严重!严惩打人凶手!港府下台!”人群中暄嚣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就在陈警督望着那些神情已经近乎疯狂的人群,手足无措之际。林白却是缓缓走到他身边,往他手心里塞了一件事物,然后附在他耳边低低的説了一句话。

“大家静一静!”陈警督听到林白在他耳边説得话之后,眼睛顿时一亮,但神情仍旧有些惊疑不定,但当他看到林白的眼神后,心中莫名一凛,生出一抹敬畏感,将手中捏着的事物一举,沉声道:“刚才那人和绑匪是一窝的,妄图破坏重要证物,我们动手是迫不得已!”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深圳怎么医治种植牙
长春银屑病救助医院有那几家
贵州医院有癫痫专科吗
泉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中山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