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金闺之京城名灸 第十八章 进宫面圣(二)

发布时间:2020-01-17 02:09:27

金闺之京城名灸 第十八章 进宫面圣(二)

18进宫面圣(二)

沈水烟在太后的极泰殿里待了小半个时辰便出来了,跟她预想的没错,她这个太后姑外婆就是抱着她哭了好一会儿,又说了许多叶涟以前的事情,再感叹了一遍沈水烟和叶涟有多么的像。

从极泰殿出来,沈水烟被一个太监领着往宫外去。

沈水烟埋头想着心事,没注意到身边的事,直到听见那太监说了句"见过王爷",她才抬起头。

"王爷。"沈水烟冲赵铭行礼。

赵铭看了沈水烟一眼,对那小太监道:"你回去吧,本王正要出宫,本王带沈二小姐出去便是。"

那太监自是点头应是,转身回了极泰殿。

面对赵铭,沈水烟有些不自然。她不傻,她知道赵铭对自己存的什么心思,可赵铭不行,因为,赵铭是她没有出五服的表哥!

这个时候的人并不知道近亲通婚会怎么样,可她是个医生,她从初中学生物的时候就知道了。尽管她不是原来的沈水烟,但这具身体里留着的血还是沈水烟的,不是她自己的,所以不可以,她接受不了。

更何况,赵铭在争位,若是成了,深宫大院的生活会憋死她,若是败了,岂不是要跟他一起死

"为何"赵铭看了沈水烟半天,终于开口问道。

他想不通,明明一切都好好的,为何今日就变成了这样她为何要向别人求助为何要让别人帮她留住沈渭在大殿里为何要跟别人商量好前言后语的对策为何要在皇帝的面前说喜欢别人的地方为何要说自己不喜欢的硬塞也没用

为何不是他

"王爷不是定亲了吗国公爷的长孙女。"沈水烟自然不会跟他说什么近亲结婚会增大遗传病的可能性。

"你那么聪明,你应该知道的,那不过是个政治交易,除了正妃之位,我什么都能给你。"赵铭颇有些急切,走上前一步。

沈水烟连忙退后了一步:"王爷,人多眼杂。"

"你非要那个位子吗你要,我就给你。"赵铭见她这般躲着自己,心里仿佛有个地方空了,也不管自己说的是什么,只想让她开心,只想让她再像从前那样对自己笑。

沈水烟没想到赵铭会这么说,思忖了一会儿,抬头看着他道:"王爷,你可能误会我了,我并不是非要那个正妃之位,其实于我而言,王爷不过是个病人,是需要我治疗的病人。我并不是因为王爷已经定了亲才拒绝王爷的,我是因为不能接受王爷的这个身份。"

"什么叫不能接受我的身份那辞修的身份跟我有什么区别"赵铭步步逼近。

沈水烟也步步倒退,她环视四周,确定这个地方没有别人,才压低了声音道:"王爷是皇子,是要争位的皇子。"

赵铭的脚步一顿,仿佛不能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这是天下女子都求之不得的事,为何你……你告诉我,是不是因为你觉得我活不过二十五岁……"

"不是。"沈水烟打断赵铭,"我是你的大夫,我知道你可以活的过二十五岁,研究了这么久,我已经基本上知道王爷中了什么毒了。我只问王爷一句话,王爷可以放弃那个位子吗"

赵铭的眼睛里情绪暴风般变换,他咬着牙,捏紧了拳头,直直地盯着眼前那人的眼睛。

过了许久,他闭上眼,仿佛做了什么决定,终于开口道:"你明知道我不会,何必故意拿这个逼我。"

沈水烟冲赵铭再次行了个礼:"王爷,从今往后,这件事便不再提了,希望王爷不要忘记今日的选择,也祝王爷大业得成。"

说完,她绕过赵铭,深吐一口气,笑着往前走去。她知道,他不会放弃那个位子的。

沈水烟凭着记忆走到刚才见皇帝的大殿,看着眼前交错复杂的路,顿时傻了眼。

刚才是坐马车进来的,这会子该如何出去

"噗嗤!"

身后传来笑声,沈水烟吓得转身,却看见了赵钰。

"赵公子笑什么"沈水烟强忍住瞪他一眼的欲望,行了个礼道。

"自然是笑可笑之人,没想到闻名京城的叶大夫竟然不识路。"赵钰走上前来,笑眼弯弯。

沈水烟再次在心里感叹了一遍此妖孽的长相,道:"赵公子在这里不就是为了带我出去吗"

"你倒是聪明!我也就是受人之托,不然谁管你啊,你连实话都不告诉我。"赵钰翻个白眼道。

沈水烟知道他说的是自己瞒着他真实身份的事情,只好陪笑道:"五表哥大人大量,自然不会跟妹妹一般见识,五表哥也知道妹妹是不得已的,便放妹妹一次"

赵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跳到一边道:"你正常点,突然这样吓死人的。"

沈水烟大笑。

二人往宫门走着,沈水烟问道:"五表哥是受谁之托"

赵钰咳了咳,支支吾吾不说话。

沈水烟猜不到,因为谁都有可能,便继续问:"是哥哥吗"

"不是,是二哥。"赵钰道,"他不让我说的,你可别告诉他我说了。二哥就是傻,做了许多事人家也不知道。不说别的,就说特地买个带后院的铺子,还派自己的贴身亲卫去护着,都不知为人家拦下多少次绑架和刺杀。还把自己经验最丰富、武功最高强的护卫给人家当车夫,生怕人家路上出什么差错……"

赵钰说完,斜眼看了看沈水烟。

沈水烟心里有些惊讶,她没想到萧琛会做这些事情。

有些感动呢。

沈水烟笑笑,问赵钰道:"那他自己怎地不来"

赵钰撇撇嘴:"二哥不是傻吗非觉得你拜托他是因为无人可托,并不是因为你愿意,所以为了不让你觉得他在逼你,为了不让你尴尬,这才让我来。我说你也是,干嘛要利用我二哥,这般玩弄他,你真是过分。"

沈水烟心里一软,他是这样想的啊!

"五表哥可不要瞎说,我没有利用他,更没有玩弄他。"沈水烟停下脚步,看着赵钰道,"虽然我现在还不确定我是不是非他不可,但至少如果是他,我不会反对。"

赵钰的脸上瞬间绽开一个笑容:"此话当真"

沈水烟吐吐舌头,一边往不远处的城门跑去,一边道:"我说过什么吗没有吧。"

赵钰看着远去的湖蓝色身影,笑意到达眼底。他迅速到马房牵了自己的马,一路往羽林卫驰骋而去。

沈府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正屋里坐着沈渭、庞氏和沈梧雨,三人表情各异。

沈渭一拍桌子,指着沈梧雨吼道:"你不是跟我说她在寒静庵好好待着吗为何她会出现在宫里你竟敢骗我!"

沈梧雨知道沈水烟能回沈家的消息,高兴得在院子里转了好几圈,后来便被沈渭叫到正屋质问。

她冷眼看着沈渭发脾气,看着庞氏在一旁煽风点火,沉默不语。

"你倒是说话呀!"沈渭拿起茶杯往地上砸去,茶渍溅了沈梧雨一身。

沈梧雨倏地站起来,冲沈渭行了个礼:"爹爹,女儿一刻钟以后要去叶府,要去换衣服了。"

沈渭一肚子气没处撒,看着沈梧雨那狼狈的裙子却又没有办法,只能道:"走走走,你们都给我走!"

沈梧雨转身便走,丢下沈渭和庞氏在正屋里发脾气。

半个时辰以后沈梧雨站在了叶府的门前。

她抬头看着这个十年前来过的地方,眉眼终于舒展开来。

被小丫鬟领着走到正屋却听见里边传来阵阵哭声,她连忙走进去,却看见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正抱着一个女子哭泣。

那老妇人应是沈梧雨的外婆叶老夫人,而那个女子,正是沈水烟。

沈梧雨见着场景,鼻子一酸,眼泪也扑簌簌地掉下来。

下首坐着的中年妇人见沈梧雨走进来便开始流泪,站起来握着她的手道:"这个,便是雨儿吧"

沈水烟抬起头来,看见沈梧雨站在下面,连忙道:"外婆,舅母,这便是姐姐。"

原来那中年妇人就是沈梧雨和沈水烟的舅母,叶丛的妻子。

她拉着沈梧雨的手走到上面递给叶老夫人,叶老夫人一手拉着沈水烟,一手拉着沈梧雨,左看看右看看,眼睛里又流下浑浊泪水:"好好好,回来了便好,涟儿若是知道定能安心了。快坐下快坐下,让外婆好好看看你们。"

沈水烟和沈梧雨便坐在叶老夫人的两边,一边安慰着她,一边给她擦着泪水。

"母亲这是高兴的事儿,要笑才是,怎地哭起来了呢。"贺氏抹着眼泪道。"是是是,是开心的事。雨儿、烟儿快给外婆说说你们这些年的事,雨儿为何突然就独自进了京,烟儿又是为何进宫,还成了燕医居士的传人"叶老夫人问二人道。

沈水烟和沈梧雨对视一眼,由沈水烟把事情挑着告诉了叶老夫人和贺氏。

南充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做烤瓷牙博爱
生物多细胞免疫疗法
治疗癫痫病秦皇岛哪家医院好
湛江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