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酒家冥戰紀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5 02:23:22

  【一】

  一片碧绿的光芒将整个山谷照得通亮,令狐发现,那些光芒的源头是一只大鼎,那是祆教的祭祀圣地,硕大的青铜鼎上铸着狰狞的怪兽,三只异兽各伸一足,支撑起了沉重的鼎身鼎中不知燃着些什么,但见碧色火焰冲天而起,将周围的一切照得妖异无比

  围绕着青铜鼎的是无数白袍之人,面上皆覆诡异的面具,雕着凶神恶兽,他们匍匐跪拜,虔诚地祭拜大鼎

  为首的白袍男子喝道:“将妖孽带上来”

  一个相貌丑陋的女子被拖拽了上来,褴褛的白袍下散发着腐臭的味道,这女子身上竟然皆是恶疮她一边挣扎一边哭诉:“我不是恶魔,我真的不是恶魔,我只是病了,只是病了而已”

  “你这不是普通的病,谁都知道,麻风病就是恶魔带来的,如果舍身成为恶魔的使者,就必须先经历麻风病,将自己的血肉贡献给恶魔”白袍男子冷声道:“只有神圣的圣火才能洗涤你身上的肮脏,来人啊,快将她投入圣鼎之中”

  那女子的哭叫声更加惨烈:“没有,我没有,我东方蜉蝣对天发誓,我没有将自己献身给恶魔啊”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听她的哭诉,几个男子拼命拖拽她,想将她送入大鼎之中

  “蜉蝣朝生暮死的蜉蝣吗”令狐淡淡一笑,心说:都说蜉蝣命短,但是我却骗要救下你这条性命想罢,他双手托起一团真气,向那大鼎击打了过去

  嘭的一声响,大鼎炸开,空中到处都是飞舞的碧色火焰,众人不由得惊呼了起来:“不好啊,天神震怒了震怒了”让令狐吃惊的是,这些人并没有四下逃散,而是发出一声悲嗥,纷纷跪了下去,双手拍打着地面,仿佛在倾诉什么

  白袍男子对令狐喊道:“你是什么人胆敢私闯祆教圣地”

  令狐的身上透露出温文谦和,他竟然不愠不怒,只是微笑着说道:“请立刻停止这种惨无人道的祭祀”

  东方蜉蝣吃惊地看着令狐,她的双眼已经被泪水模糊了,这使她看不清令狐的面容,只能看见他一头飘逸的长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露出清空的光泽,只能看见他的眼中释放出一种能够看透世间万物的宁静之光

  “我们祆教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我们只是要将恶魔烧死,从而拯救本教,本教自教主死后,便一蹶不振,继任教主之人皆活不过十天,祆教面临了立教以来最大的危机本护法测算之后发现原来竟然有人将灵魂出卖给了魔鬼”他说着用阴狠的眼神看着东方蜉蝣道:“就是她”

  “我没有”东方蜉蝣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停下不说了,她已经从令狐坚定的眼神中看出了答案,他静静地站在那里,宛如天地间一抹落寞的光

  “我不管你是否同意,也不管她是否真的被魔鬼附身,反正今天我就是要带她走”令狐话未说完,身子已经向上蹿起,顺势将东方蜉蝣搂入怀中

  白衣护法怒斥一声:“哪里走”那些原本垂挂在石柱上的帷幔好像因他这一句话而有了生命一般,激烈地旋转了起来,如同灵蛇飞舞,卷起一阵飓风,向着令狐袭来

  令狐知道,这些帷幔必然不简单,只要被它们挨上一点,就无法走出这里,但是他必须要救这个女孩子出去,不能让她受到丝毫损伤令狐的身子化成一道朦胧之光,如同冷冽的闪电般穿透了层层帷幕,向着远方飞去霎时间,那些白色的帷幕就被他们甩在了身后

  来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后,令狐将东方蜉蝣放在了地上:“姑娘,你现在安全了”

  “然而,我却不会因此而感谢你”东方蜉蝣缓缓说道:“我只是一只蜉蝣,一只朝生暮死的蜉蝣,你不懂我”她抬起头来,露出满是疮疖的脸,她指着自己腐烂的脸孔道:“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能活多久或许,被活活烧死才是我生命中最好的归宿”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死气,仿佛就连那原本明媚的眼神也染上了瘟疫一般

  令狐莫名地感到心头一痛,他突然一伸手抱住了东方蜉蝣的身子,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不会死的,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人的生命是可以被轻易放弃的,你懂吗”他捧起东方蜉蝣的脸,上面布满了淡红、紫红、褐黄色的斑块,让她那本就不漂亮的脸显得更加狰狞可怖

  东方蜉蝣猛地回过头去:“我会让你也感染上这种病的,我是一个不祥的人,我已经让不少祆教的人都感染上此病了,你也一样,你会后悔自己救了我的你走”她见身后久久没有回音,微微一愣,回头见果然身后已然没有人影,惨然一笑,自言自语地说:“还是走了,我还是一个人在这里等死吧”然而,片刻之后她竟然看见令狐的身影再次如同一道闪电般闪现在自己的面前,他的手中还抓着一条大乌蛇,他将大乌蛇杀死捣烂,加入水,去皮、骨,又倒入糙米浸泡,将糙米晒干后,又不知从哪里抱来一只白鸡,将米喂给鸡吃,又将鸡杀了喂给东方蜉蝣吃不仅如此,他还将侧柏叶经过九蒸九晒后制作成如同梧子大的丸子,让东方蜉蝣按时服用令狐还不顾东方蜉蝣是否害羞,用大豆、绿豆等磨成浆汤,让东方蜉蝣洗浴在令狐日复一日的照顾之下,东方蜉蝣的麻风病果然渐渐地好了

  终于,东方蜉蝣的脸上显露出一道灿烂的光,她不再肮脏,不再让人作呕,她宛如在暮色中开放的莲花,四周的风尘也不由得要为她的宁静和圣洁所折服东方蜉蝣满含期待地主动投身在令狐的怀中:“令狐大哥,你说,我美吗你救了我的命,我愿意,我愿意以身相许,一辈子陪伴在您的左右,侍奉您”她是一个羞涩的女子,让她说出这番话来着实是需要勇气的,然而她又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女人,一无所有的她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够报答令狐对她的恩情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令狐竟然将她的身子一把推开,他淡淡地说道:“我救你,只是因为此乃道之所存,我不可能见死不救,就算不是你,换做任何一个人,我还是会救的,我非贪图姑娘的美色”他略微犹豫了片刻,终于又补充道:“更何况,她比你美千万倍”

  “她”东方蜉蝣万万没有想到,令狐竟然早就已经有了心上人,她霎时间宛如掉入了万丈冰窟既然你已经将我拉出深渊,为何又要狠心将我送回去呢她咬着嘴唇,满心委屈

  令狐的手在空中一挥,漫天的红霞凝聚成了一个女子的脸庞,她有着绝世的容颜,明如冰玉,灿如朗星,她的美是不可亵渎的

  好吧,如果是她的话,那么我也心服口服东方蜉蝣不由得叹息了一口气

  令狐对东方蜉蝣拱手道:“东方姑娘,既然你的病已经痊愈,那么在下自当告退我劝你还是不要再回到祆教了,其实,纵使你只是一个女子,也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活得很好,你不必看那些男人的脸色活着,更不必被他们拿来充当牺牲就好像我爱的那位姑娘一样,她是一个山中的采药人,她靠自己的修为获得了所有人的尊重东方姑娘,告辞了”言讫,令狐的身影已然消失在崇山峻岭之中

  “她她到底是谁”东方蜉蝣喃喃自语,哪怕只是成为她的替代品,能够留在他的身边也是好的啊

  【二】

  奇峰杂沓、丛林密莽,给人蔽日参天之感,四周猿啼虎啸声不断,时不时有一两只怪鸟掠空飞过穿过参天古木和藤萝形成的天然篱笆,里面竟然别有一番天地,几间茅草屋显出人迹,草屋前有一个大鼎冒着袅袅烟雾

  “魔琴妹妹,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姐姐我也是个药师,我知道这些药都是有毒的,它们非但不能让你提升功力,反而会毒害你的身子啊那个所谓的高人,必然是个歹人,我猜测这个叫逆风的人很可能是冥王的手下,你可千万不要相信他啊”一个女子面对大鼎前盘腿而坐的另一个女子焦急地说道

  魔琴缓缓睁开了眼睛,妖异的光芒在她的眼中不断流转,她的声音如同毒蛇般嘶哑:“住口别人不懂我,难道阴文姐姐你也不懂我吗上天的琴神死后,本来应该是我继承琴神的位置,可是我却因为爱黯然而将琴神的位置拱手相让他在得手之前是如何向我许诺的,你不是不知道,可是,他当上了琴神之后就以要专心练琴,不想因为男女之事分心而将我拒之门外,你说,他是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薄幸男子那个人给我这个药方,让我能够淬炼怒琴,我就是要成为这个世上琴艺最高超的人,让他知道他不如我”

  “怒琴本身就是被诅咒的”阴文道:“当年苌弘为奸臣所害,临死前将满腔的怒火都凝聚在这琴上,它本身就不是善物,你又用这种奇怪的法子淬炼它,这,这会出事的”

  “哪怕真的魂飞魄散,我也在所不惜”魔琴的眼神中闪现出异样的光华

  “不行,我不能让你这么做”阴文忽然用力挥袖,向着大鼎击打过去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大鼎发出了一串裂音,碎成了无数的碎片,然而其中的怒琴却完好无损,它从大鼎中飞出,散发出绿宝石一般的光芒,落在了魔琴的手中魔琴倏地站了起来,长发在风中张扬地飘舞,她宛如一个末世的妖魔一般,长身而起,向着空中飞去

  阴文心中一慌,有些惶恐地问道:“你,你要去哪里”

  魔琴回过头来,诡异地一笑道:“那个人给了我这个药方,要我帮他做一件事情,现在,该是我为他效劳时候了哈哈哈”

  祆教总坛之中,一片死寂,无数白衣人跪伏在护法的身边,口中喃喃道:“护法大人,难道,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数十张苍白如纸的脸,干瘪瘦削,身体僵直,宛如幽灵一般

  “没有办法了,只有幽冥鬼火才能烧尽顽病”

  “可是,幽冥鬼火只有教主才能……”一个教徒说到这里,突然好像恍然大悟一般,跪拜道:“还请护法继任祆教新教主”一时间,跪拜声一片

  祭坛被打开,一点荧绿色的鬼火在空中一闪,只要护法将它接在手中,他就拥有了幽冥鬼火的能量,同时也是万人之上的祆教教主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子的身影从黑暗中冒出,伴随着一道凌厉的劲风,众人顿感脚下的大地剧烈颤抖,幽冥鬼火瞬间进入了那个女子的身上

  “你们都上当了”魔琴的声音幽幽地响了起来:“护法想要僭越,自己当教主,然而祆教规定,一旦当了护法,就要一辈子为祆教殚精竭虑,不可窥视教主之位于是,他为了当上教主,便出卖了你们,你们所患麻风病,并非因为东方蜉蝣将自己出卖给恶魔所得,其实就是他害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心甘情愿地奉他为教主”

  众人闻言皆大骇,而那护法更是暴怒道:“哪里来的妖女竟然在此胡言乱语”

  “你们所得的是麻风病,虽然难治,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更绝非定要牺牲一部分人,使用幽冥鬼火焚烧残躯”魔琴淡淡一笑道:“幽冥鬼火其实只有一个用处,那就是杀人”她说到这里双手一抖,一道绿莹莹的火焰向着护法飞去,在他的眉心处碎开,那护法还没有来得及惨叫呢,就已经化成千万点翠绿色的尘芥,飘散在空中,化为乌有魔琴淡淡一笑,端坐鼓动怒琴,说来也奇怪,那些教徒本来还对魔琴心存戒备,随着悠扬的琴声响起竟然渐渐地变得温顺谦恭

  魔琴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自言自语地说道:“从今天起,我就是祆教的新教主了”她看着苍茫的天空,用谁都听不见的低沉嗓音说:“冥王,若你真的能为我夺回所爱,我自当为你倾尽天下”她说着拿出了一瓶瓶丹药,对祆教弟子道:“拿去吧,吃了这些之后,你们的病自然就会好了”那些祆教弟子千恩万谢地取药离去了

  【三】

  “阴文姑娘,魔琴自从成为了祆教教主之后,祆教便日益壮大,不仅在人间做一些为非作歹的事情,弄得民众怨声载道,而且,我还怀疑她和冥王之间有勾结,想要对天庭不利啊”茅屋前,令狐焦急地对阴文说道:“在下虽然只是一个小妖,但是却也不想看见天地变乱、生灵涂炭,所以还是要在魔琴闯出大乱子来之前,将她制服啊”

  阴文微微皱眉道:“令狐先生所言极是,事实上,你所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一定是一个阴谋冥王首先劝说祆教护法自立为主,让他暗害祆教之人,使得众人害上了麻风之疾,而后,又让魔琴杀他灭口,并用另一种奇药来控制这些祆教弟子,使得他们被淬炼成人魔他们现在已经完全迷失了本性,成为了魔琴的杀人工具,而其幕后的罪魁祸首则是冥王无疑啊”

  “什么,事情竟然已经如此麻烦”令狐皱眉道

  “祆教魔军已经和天兵进行了一次交锋,天兵损失惨重,不仅如此,凡是被魔军咬上的天兵竟然都化身成了魔军,造成了更大的伤害”阴文皱眉道

  “阴文姑娘,您是葵花夫人的弟子,您一定有办法的,你只要说一声,就算是赴汤蹈火,令狐也在所不惜”令狐拍着胸脯说道

  阴文犹豫道:“办法倒是有,只是,这实在太危险了其实,控制魔军的就是魔琴手中的那把怒琴,如果能够将它抢到手,必然能够反过来控制魔军但问题是,怒琴已经沾染了魔性,凡是触碰到它的人,都会魂飞魄散”

  令狐微微一愣,旋即淡然一笑道:“所谓的怒琴诅咒,只是一个传说,不是吗苌弘本来就是忠臣,而且,是一个爱琴之人,我不相信他会对自己的琴下如此歹毒的诅咒与其说被琴诅咒,不如说是被自己诅咒吧”他说到这里对阴文拱手道:“如果姑娘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冒险一试,去将那琴偷出来”

  共 1549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惊心动魄的小说,将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娓娓道来,弘扬天地正气小说情节曲折离奇,构思精巧,人物繁多却又不凌乱,但每个人物性格鲜明,一言一行符合人物特点,给人一种自然之感小说中人物虽多,但个个有血有肉,塑造得生动形象,且每个人物的情感不同,所怀之情也各有不同,友情爱情或者天下的大情,都给人鲜明印象复杂的情节中,蜉蝣从一个弱小的人物,为了爱情和恩情,成长为一个拯救天下苍生的勇士,让人感悟情之一字,给人重生的力量小说构思精妙,引人入胜推荐【:故事中人】【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0:29:56 情节曲折离奇,叹为观止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1楼文友: 07:26:01 冥王的故事,今日终于写完

  2楼文友: 10: 0:55 人物塑造,雄厚有力,生动形象,最让人欣赏问好朋友,祝福周末快乐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2楼文友: 07:26:50 和以前的设想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阳炎和他的弟子们在这个故事里最终没有出现,东方和令狐反而成了故事的主角

  楼文友: 08:46:2 深厚的文学功底,活跃慎密的思绪,才能编撰出这曲折离奇的故事,吸引人读下去

  问好老朋友,谢谢一直以来对酒家的深情厚谊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 楼文友: 10: 6:17 谢谢您的鼓励,相逢即是有缘

  写惯了血雨腥风的场景,所以更愿意在平凡的世界中坐拥天下

老年动脉粥样硬化吃通心络好吗
维生素D对慢病治疗的意义
窦性心律失常需要治疗吗
通心络对脑梗塞患者管用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