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逝水流年-雅品』伊犁往事:家属队

发布时间:2019-10-11 19:03:42

十多年前,我在妈妈保存的一叠老照片中,看到一张2寸左右的黑白照片,小小的照片那个上拥挤了十多个妇女,且一律席地而坐,每个人的腿上横放着一把铁锨,她们穿着或蓝或黄色的补满补丁的衣服裤子和帽子上,落满了灰尘,似乎脸面上也都是灰土。但她们笑的却很开心,一个个脸上洋溢着灿烂的阳光,那阳光是从心底里喷发出来的。

是从没有照过像吗?还是从没有与这样多的姊妹们这样一起合过影?抑或是劳动之余刚刚开过什么舒心的玩笑?我猜测不出来,也问过妈妈,妈妈也忘却了,只是说,照片上的那些人是当年家属队的姊妹们,是劳动间隙间照的,至于是哪一年也记不得了。

妈妈所说的家属队,就是和我一起在大杂院里长大的小伙伴们的妈妈们,那时她们没有正式的工作,繁忙时节被组织起来和男人们一起参加劳动,人们习惯上称她们为家属队。

那个时候,爸爸所在单位的主要任务就是修筑公路养护公路。那时修筑和养护公路不像现在这样,柏油马路全靠机械化设备一铺而就,且不易损害;也不像现在这样装卸砂石料用的都是大铲车和翻斗车。那个时候,国家没有那么多的沥青来铺就公路,所以河谷县市包括乌伊公路,都是简易的碎石子铺就的,一辆车过来,便扬起一阵烟土缭绕。每年春消雪化之时,公路上都会出现一个又一个坑洼,司机们形象地称之为翻浆之路,因而常年养护是很正常的事,而且那个时候装卸砂石料,全是工人们一锨一锨铲上去,一锨一锨铲下来,又一锨一锨铺撒开来,所谓路就是这样铺成的。由于人手不够,就把没有工作的家属们临时组织起来参加集体性的修路铺路工作。

记得那时每个星期一的早晨吃过早饭后,妈妈便和院子里的阿姨们你喊我吆地扛着铁锨戴着草帽挎着水壶,三三两两地来到爸爸单位的大门前,说说笑笑你扶我拉地蹬上一辆辆解放牌卡车,扬起一阵尘土,消失在了白杨树夹带的公路中。

我跟妈妈没有出去过。只记得一九六八年我生了一场大病后,爸爸便常带我一起出外劳动。那时作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爸爸被打倒后下放和工人们一起劳动。记得那年暑假我随爸爸在伊宁县愉群翁待了一个多月,那里也有许多家属,她们分别住在一所学校的几间教室里,睡得是木板搭就的通铺。每天天刚亮,就起来刷牙漱口,吃过早饭便纷纷上路到那坑坑洼洼的翻浆路段上劳动去了。一干就是一天。中午只在树林间休息一会,就着杂菜吃着包谷面掺和白面做的馒头。太阳西落黄昏降临的时候,才收工返回那个被白杨树环绕着的学校里。晚上,一盏昏昏黯黯的灯一闪一闪地亮着,家属们吃过饭后随便洗刷一下,便一个个上了床,相互间说几句话,或开几句玩笑,便沉默不语了,或是望着那昏黄的灯光愣神,或是在灯熄了之后望着窗外那硕大的月亮不知想些什么,是想念在家的孩子吃过饭了吗睡了吗?是思念更在遥远的地方修路铺路的丈夫是否疲惫劳累已经歇息了?还是想着城里的派性武斗不只啥时结束,好让咱老百姓过上几天快乐舒心的日子……

我不知道那些妈妈们在那个年月是怎样度过每一天每一夜的,我只知道她们在劳动的时候是从不寂寞无声的。她们说说笑笑,活泼幽默,常常开着使大姑娘或让未成婚的小伙子脸红的那类玩笑。那笑声呈爆发态势,一阵一阵的,像生命里的一团活水,像海浪冲击着海岸边的礁石,浪花飞溅,把人笑的前俯后仰,浑身的筋骨都散了架了似的,有时需捂着肚子蹲在地下笑半天;有时她们相互追逐着,像是一个人吃了大亏不服气或是被揭了老底羞愧难挡,一定要抓住对方好好出口气才行。这时傍人便起哄着,使得劳动的场面热闹而有意思;也有时她们把一两个喜欢掺和进来的党代表——司机摁倒在地,抓胳臂弄腿一起抬起来往下墩他的屁股,墩得他连连告饶;倘若他嘴硬,便松开他的裤腰带,往他的裤腰裤腿里塞一些砂石和尘土进去,直整得他叫爹叫娘,发誓下次再不敢了。

哈哈……真的,我喜欢那种玩笑,它有粗野放肆的一面,也有它温存浪漫的一面,而且这种浪漫我尤为喜欢;它似乎充满了艺术趣味,像一股清凉的晚风,吹散了人们的疲惫,使得乏味单调和清贫的生活,充满了五彩缤纷的色彩。玩笑过后,家属们又挥掀劳动,似乎美好的一页翻过去了,她们又浑身是劲无忧无虑地朝前走去。

天高云淡大雁南飞白杨树叶儿泛黄开始飘落的时候,家属们也就收拾工具乘车返回城里了,那时侯天已下起了寒霜,地上的树叶儿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裤脚上瞬即沾满了湿漉漉的露水。在渐渐消失的日子里,她们浓密而落满灰尘的黑发中,也悄然生起了一根又一根稀少但却银光闪烁的白发。她们原本细嫩白净的手已粗糙不堪,脸面被晒得像秋后原野上的庄稼地,一片干枯和苍凉,只有两只眼睛还充满了喜色,因而遇有高兴的事的时候,她们仍然会敞开心扉地朗朗大笑起来。

她们在笑过之后,又开始了纳鞋底缝补棉袄腌渍咸菜准备过冬的工作。一年四季,她们的手脚几乎从没有清闲过。史志上不会记载她们的艰辛与快乐,但愿我们的心中不要忘却她们……

共 19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伊犁往事:家属队》写的是当时一个特殊的群体——家属队。那些没有正式工作的妈妈们,为了祖国的建设,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干着力所能及的的工作,她们的艰辛与快乐虽然不会被历史记载,但是我们心里不应该忘记她们。这篇文章文笔流畅,语言质朴,回忆了“我”的父母那一辈的工作和生活,真切动人。荐读!问好作者!祝创作愉快!【编辑:燕剪春光】

1 楼 文友: 2012-0 -07 17:16:17 问好牧歌!祝创作愉快!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2 楼 文友: 2012-09-1 00:29:08 赏评客观的一篇文章,很有自己的见解,深邃性的挖掘,可读性很强。欣赏学习了.

南充治疗睾丸炎费用

延安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广安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南充治疗睾丸炎医院

延安治疗阴道炎方法

腹泻腹痛腹胀怎么办
腹泻腹痛怎么办
腹泻拉水怎么办
拉肚子吃什么可以缓解
拉肚子的解决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