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异世之儒道圣院 第八十一章 南都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2:03

异世之儒道圣院 第八十一章 南都

带一支笔,以四海为家。

那种洒脱,夏弦自认无法做到,就像是前世的流浪歌手一样,看起来很美,也很艰辛。并非人人可以做到浪迹天涯,只有心中根在,漂泊无居。

夏弦差点随着那儒者一言沉迷,他咬着舌尖,舌头被咬破,血流了出来。“哇”的叫着,翻身一蹦三尺高,这才发现自己在空中,一个没控制好,狠狠摔在甲板上,痛的揉着屁股。

哦!真是不幸,满船的学生忽然哄笑。

看到这位高傲的南国第一秀才摔屁股,他们自然开心,其中大部分是嫉妒,毕竟自己当年可没成为一秀。也有很多是觉得夏弦太嚣张,咱们是南国最好的书院的学生,哪怕你是今年的国榜第一,好歹也得表现出对学长的尊敬吧?

咱们上船来你一言不发,只顾睡觉,是不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你学的礼仪呢?读书人待人和善的风度呢?这小子,恐怕是运气好而已。

至于夏弦搏杀蛇妖一幕,被他们有意无意的忽视。“那算什么本事,若是它敢和我单打独斗,我一样可以将蛇妖打跑。”。

他们想的是打跑,至于格杀,那有些难度。

带队的夫子却知晓,那小子有格杀蛇妖的能力,只是不知最后他为何要放过蛇妖。莫非有什么隐秘?或者是被妖类策反的读书人?

有些读书人被妖兽迷惑,最后投敌,那样的情况并不少见。书生寒窗苦读,每每有人在外低泣,只要出门去看,很大可能是狐妖之类的女子。

它们精通魅惑,将书生迷的找不着北,稀里糊涂的就投了妖。

固然有狐妖被书生感化,愿意做人不做仙,愿意陪着书生而死,却是凤毛麟角。

“夏秀士,怎么了?”

一群人各种目光盯着夏弦,夏弦感觉压力蛮大,他还没从梦中清醒过来,挠着头喃喃自语:“原来是做梦啊!”

一说话就吐出血沫,舌尖肉被咬破,现在很痛,一句话说出来,在别人耳朵里就变成了“你来死怎摸啊!”,谁也没听懂。

夫子好心提醒道:“秀士,你舌头破了,流血。”

可不是流血吗,夏弦心说:“这还用你提醒?难道我没有痛觉?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提醒”。只是嘴上说不出来,干脆什么话也不说,在别人看来,这是傲慢的没有边际了。

和你说话的是夫子,夫子知不知道?学生愤愤不平,卷起袖子要上前叫夏弦好看。你无视我们老师,那就是无视了我们所有,这事情没完。

夫子比较冷静,阻止学生,对夏弦表示歉意的点头,又整整衣裳,正式自我介绍:“在下韩毅,欢迎夏秀士来到南都。”

虽然距离南都还有些遥远,却可以看到很远处有大城挺拔,像是一头盘踞地面的猛虎,气势惊人。南都,就快到了。

魏天辰小声对夏弦介绍道:“韩毅夫子,字志学,在南院任职,教导秀才,夏弦你若是进入南院,很有可能他就是你老师。”

夏弦心想,“我什么时候想过要去南院求学?”又想起“好歹是南国最大的书院,藏书必然不会少,若是进去求学也未必不是好事。自己对六艺的了解太少,对于各种基础知识相当匮乏,若是进去学习,大约能将基础夯实,对以后读书大有好处。”

如此想着,他挤出个笑容,对着韩毅笑笑。韩毅的名字的出处是“学之毅,在之坚,持之久。吾好名,好利,好读书,志在学。”,完全赤果果的将一个读书人心态展现出来。

好名利,好做官,为得到这些,我要读书学习,学习的重点在于毅力,在于坚持,故此立志求学。这位韩毅的父母也是妙人,取这样一个名字,不怕别人指指点点吗?

夏弦只是笑,实在说不出话,在别人眼中那就是随意应付的表现,没几个人受得了。

学生们要不是有韩毅拦着,早就和夏弦开群殴,纷纷嚷道:“好无礼的小子,莫非我家先生还不配知道你名字吗?你是什么身份?”

“这样的狂生,居然能高悬国榜,简直是老天瞎了眼……。”

按礼来说,别人都自我介绍了,你也得回礼,介绍自己。夏弦那是把所有礼仪视若粪土啊!。

“无妨……夏秀士说话不便,不是有意。”韩毅笑着坐下,安抚起学生。

夏弦坐在船头,衣物飘飘,他真的不在意别人怎么想,而是思索起那个梦境,梦境中是不是周朝,是不是,镐京。梦境中的人是谁?他们是周朝的遗民吗?

他们经历了什么?血染都城,石碑倒塌。隐藏在岁月中的镐京遗迹,是不是就在这条,号江之底?号江,镐京,大体读音是一样的。

思来想去没有线索,他看着江水,江水虽然清澈,可是下了十几米,再也不能看见底部。水中有很多水妖,从没有人探索过水底有些什么。谁也不想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做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

就算你真的找到周朝遗迹又能怎样?他毕竟只是一个朝代而已,岁月流逝,春秋更替是常态,王朝也会没落,总有一天,强大的国家也会随着历史长河流走。

就像南国,曾受到众多大能的扶持,占据四海,成为天下最强的,也是唯一的一个国家。可是慢慢的被时间腐朽了心灵,统治者奢靡,南国发生暴乱,分裂为四个国家,其中最弱小的,就是曾经最强的南国。

想着这些,夏弦默默叹息。

身边的青妖感觉到什么,亲昵的用喙啄他脖颈,痒痒的,有点刺痛,像是在安慰。

“你在安慰我什么?小东西。”夏弦抚摸它柔顺的羽毛。

这种鸟成年后是天空中的王者,指的不是它战力最强,而是勇气最强。便是面对毁天灭地的飓风,它同样敢于搏击,一直被认为是鸟类勇气的象征。

即便成年,它也重量不足五斤,在那狂猛的飓风中,五斤,就像人类提起一只蚂蚁一样,想怎么摆弄都行。偏偏青妖就违反这种规律,不但敢于搏击飓风,还能在大风中艰难前进。

那是只有大妖才能做到的事情,一只低等的小妖,却做到了。不能不说它们超乎寻常。

青妖柔顺的“咕咕”轻叫几声,像是老母鸡叫一样,太有失它绝色美艳的名头。

享受的鸟拼命往夏弦掌心蹭,两只眼睛舒服的闭上。小爪子紧紧抓住夏弦的肩膀,任凭风吹,丝毫不动。

这幅和谐的画卷没有人欣赏,学生们密谋什么,偶尔不怀好意的看着夏弦冷笑。

韩毅和魏天辰聊的很开心,船渐行渐近,往来的船一下子多起来。豪华的楼船,精致的小船,以及路过的战船,将数千米河道堵的水泄不通。

有管理码头的官员登记造册,出城的每一艘船,上面载有什么,将去哪里,这些都必须记下。然后手一挥,放行,船慢悠悠的离开河岸,顺着号江走。

南国水道多,四通八达,虽然不是到处像乾龙有三江交汇,却也是几乎每个州地都有大江大河贯通。航运的便利,代表的是商业的发达,也代表着南国税收不会少,所以才能支持南国在三大国家中夹缝求生。

“咱们要到了”魏天辰很兴奋,这不是人干的差事,终于有个了结。

只要夏弦完好无损的带到南都,剩下的事情他就管不到。

“夏秀士,看到南都,可曾有感想?”

对于这世界的人来说,数千万人的大城市很少见,一般读书人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城市,都会身有感触,留下感叹,或者是文章,或者是诗词,或者是故事。

他们哪知道,夏弦不止见过千万人的大城市,数亿人的大城市他也见过。二十一世纪,还能少城市吗?于是嗤之以鼻,没有一点感想的闭着眼睛。

他太傲慢了,这样的行为,在南都可讨不了好,会得罪很多人。

其实夏弦是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陌生的地方,将自己的心埋在最深处,不露一点表情。他很孤单,孤单的人往往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想什么。

不是不想说出口让自己好受,而是没有能和自己说话的人。

魏天辰?仇人。孙剑,也算是仇人,满船的学生?只看他们不友好的目光就知道,关系不会和谐。韩毅?别说笑了,自己几次无视他,还能关系好?读书人不是贱人,被人打了还要笑嘻嘻的去阿谀奉承。

夏弦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将能得罪的人全得罪光了,这真是一门了不起的本事。

“兄台,看眼前繁华,你可深有感触……。”

江边不乏学子,对繁华作文章,饮酒谈天。

那人道:“烟柳画桥,画……画……画……。”

三个画字,想不出下面该写什么,夏弦默默念道:“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柳永《望海潮》,说的只怕就是南都这样的地方,可算好好感受了一把南都魅力。

正此时,夏弦身后有人叫道:“南国第一秀士前来,行船让路。”

书友群:。咱们下周还有推荐哈,诸君要给力。依旧各种求。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网上挂号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在线预约
北京牛皮癣治疗方法
黑龙江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汕头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