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暴虎 第一百四十四章 心中魔障

发布时间:2020-01-18 02:04:03

暴虎 第一百四十四章 心中魔障

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还有这个人……

秦少孚略作沉默,没有否认,只是微微一笑:“很久不见,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若不是肯定了自己的身份,唐长杰断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不是我认出了你,是皇甫英!”

唐长杰提着剑,慢慢走过来,走了几步后,手臂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

但他仿佛没有感觉道,继续说着:“那一晚的怪物,就是你。你在我心中留下了太大的阴影,以至于让我看到你,就会心生恐惧,甚至不敢出手。”

对方居然能感觉到了……秦少孚心中暗道,一瞬间便感觉唐长杰的状态处于一个很关键期了。

一个人,能发现自己的不足,不容易。

能发现自己心中的恐惧,更难。比这还难的,则是正视自己的恐惧。

唐长杰在神武将中可以说是最差之一,尤其在吊打过他几次后,秦少孚已经没有将他再放在心上。

但此时却是感觉不一样了,眼前的唐长杰,就如同茧中化蛹,要么死在茧中,要么化蛹成蝶。

到这里来,并非是为了寻仇,而是在逼他自己。

“我可以接受自己实力的弱,可以接受自己的失败,但难以接受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今天,要么死,要么强!“

唐长杰一步步的走过来,浑身战栗,就好像兔子到了猛虎前,吓的难以动弹,但凭借心中一股执念在逼着自己继续抬腿。

秦少孚慢慢运转丹田中的神武魂,他能清晰感觉到对方心中的恐惧仿佛添加了薪柴的火堆,越来越旺。

那颗恐惧的种子,也仿佛一个恶魔,在唐长杰的心中兴风作浪。

当那种恐惧达到一个巅峰的时候,犹如逆海行舟的步子停了下来。

唐长杰颤抖不停,浑身无力,长剑哆哆嗦嗦,将要握不住了。咬紧牙关,甚至双眼通红,泪水流转。

秦少孚种下了许多恐惧种子,而他心中这颗是生长的最旺盛的。面对不知道身份的秦少孚,唐长杰尚且难以出手,真正知道眼前秦少孚的身份后,更是不用多说。

尤其是,对方已经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大境界。

看着月光下的那个身影,只要一出手就能轻松杀死,而且难有人知道是谁动的手。

但秦少孚却是完全生不起杀意,一瞬间,他感觉好像见到了铜陵关的自己,面对未来完全不可知的命运,迷惘、畏惧,但最后也如这般倔强的站着,挺立着。

他甚至想要一直等着,等着对方做出突破,见证一个与命运抗争的奇迹……只可惜,他实在没有时间。

略作犹豫,秦少孚便是一步步,慢慢朝前面走去。

对方走不过来,那自己就走过去。

看着那个犹如梦魇的身影对着自己走来,唐长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气在一点点的抽空,仿佛身体里面有一个恶魔,在吞噬自己的力量。

绵软无力,别说进一步,甚至都难以支撑,将要瘫软在地。

“不……不……“

嘴唇哆嗦,声音细弱蚊声,他想要咆哮,却是连张嘴的力气和勇气都没有了。

十米……八米……五米……三米……一米……

秦少孚走得不快,就那么一步一步的走到唐长杰面前,停了一下,然后错身而过。

一米……三米……五米……八米……十米……

越走越远,直到听见身后传来唐长杰的大声嚎哭,秦少孚这才叹了口气,加快速度而去。

这是心魔,非一般人可以抵挡,更不是他人可以帮忙的。唐长杰已经努力做到最好,可终究还是无法跨出那一步,无法劈出那一剑……无法跨越心中的鸿沟。

直面现实,是悲壮的,如果无法破茧成蝶,便是胎死腹中。日后的唐长杰别说面对他了,恐怕只是听到秦少孚这三个字,都会心生魔障。

恐惧的支配,不仅仅是直接的提升战斗力,这般玄妙作用,若能利用的好,能对敌人造成更大的威胁。

那么仇恨的支配呢……

秦少孚不仅轻叹自己分身乏术,难以短时间顾全神武魂和身体能力的同时修行。

行至山下,辨认了一下方向,就疾驰而去。疾风步赶路,快若狂风,等到晨光破晓,已经是到了一处村庄中。

寻得一农户家中,秦少孚敲了敲门。

“来了!“

里面有人应了一声,随即一中年男人开门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秦少孚后,一脸疑惑:“你是?“

秦少孚立刻说道:“六年前,我的马寄存在了你这!“

当年他决定要去蜀山剑派,红枣无处安置,所以寻了这么一处农家,然后给了金子让他们帮忙照看。为了让这家人对红枣好点,当时给的金子并不少。

“马?“中年男人一愣,随即摇头哭丧道:”没了,没了,马没了!英雄,你真不能怪我!“

“怎么回事?“秦少孚立刻脸色一沉。

这些年下来,他越发感觉当年伏龙坡的驯马师说的很有道理,千里马好寻,有灵性的马实在少见。红枣就是后者,千金难买,若非如此,他就随便处理了。

“英雄!“中年男人摇头道:”非我贪你宝马,实在那马太傲了。当年你离开后,我照你的意思,每天喂最好的马料,带着出去溜达三个时辰,五天洗个澡,有时候还半夜去割野草。“

“可几个月前出问题了,我邻家杀了头猪,那马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从院子里面跑了出去。这么高的墙,说跳就跳过去了。抢了我邻家小半扇猪肉,就跑了。“

“你当年也没跟我说,我不知道你那马还吃肉啊。也不知道是怕责骂还是怎么的,跑了以后就再没回来了。英雄,真不能怪我,您那马跑的太快了,我们这根本就追不上。“

说到这里,中年男人直接跪了下来:“英雄,真的……我真不知道会这样,我把钱还你,求你不要杀我!”

在他眼中,秦少孚就是个山大王,当年也是害怕,所以才答应。如今马丢了,对方一旦暴怒,必然杀人。他最近已经打算全家搬走避灾了,没想到对方正好就找上门来。

秦少孚心中还真是瞬间生出了杀意,可终究还是没有下手。

“算了,你帮我放出消息,无论是谁,若能寻得那马,送去大寒朝京城秦府,可得黄金千两。你若寻到,也可得。”

随即便是疾驰而去。

福建省长汀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杭州江城骨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专科医院长沙哪家好
治疗白癜风医院云南哪好
温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